這是遲來的懺悔。
  “我每每看到起訴書,都在反問我自己,這是我嗎?怎麼會到今天?每天早上醒來的時候,這是哪裡呀?我怎麼會墮落成這樣呢?”
  9月24日,河北廊坊中院庭審現場,劉鐵男痛哭流涕地自我剖析。
  劉鐵男大起大落的人生軌跡讓人唏噓不已。他在陳述中的深深悔過,雖無法減輕他的罪責,卻給廣大黨員幹部帶來諸多思考和警示。
  思考一:如何看待理想信念
  ——“我從一個鋼鐵工人一步步走上領導崗位,背負著組織的信任、人民的重托,但後來放鬆了要求,價值觀出了問題。”
  我們黨每培養一個幹部,都要經過嚴格地考察、系統地培養。劉鐵男也是這樣一步步成長起來的。
  1976年,劉鐵男加入中國共產黨。他在仕途初期體現出的作風和展現出的能力,讓他“多次獲得過優秀共產黨員的稱號”。
  從官方公佈的履歷看,劉鐵男的仕途,起步於國家計劃委員會。曾就讀北京鋼鐵學院(現北京科技大學)冶金專業的背景,給一位同事留下了“專家型,喜歡談論學術問題”的印象。
  1996年至1999年,劉鐵男擔任中國駐日本大使館經濟參贊。一位和他在日本期間熟悉的學者稱,劉鐵男雖當時比較低調,但可以看出非常懂行,“和後來媒體上看到的劉鐵男形象截然不同。”
  執掌國家能源局期間,劉鐵男開始膨脹。一位能源研究學者依然肯定了他,認為他在控制能源總量、分佈式能源的推動、頁岩氣開發的推動方面,還是做了工作的,特別是能源“十二五”規劃,“條理較為清晰,認識也到位”。
  不得不說,曾經的劉鐵男,是個想幹事業的人。用他在陳述中的話講,“如果時間能倒流,我應該做兩袖清風、心無旁騖幹事業的人。我以前確實是這樣一個人。”
  如果,沒有如果;時間,也無法倒流。
  一名黨員過去優秀不等於現在優秀,現在優秀不代表永遠優秀。劉鐵男隨著職位升高、權力變大,逐漸忘卻了自己是一名共產黨員,忘記了在黨旗下說過的錚錚誓言,黨員意識淡漠,個人意志滋長,開始變得“說一不二”,“心思很難琢磨”,“官腔十足”。
  理想信念看起來抽象,卻無時無刻不在支配著人的行為。面對紛繁複雜的利益誘惑,面對蜂擁而至的“商人朋友”,劉鐵男的價值觀、權力觀出現了扭曲,混淆了公私界限,變得“利令智昏”,終因“貪腐行為害了自己”。
  失去自由的時候,才能真切體會到自由的可貴。劉鐵男說,在過去立案、偵查的十幾個月里,包括到庭上,自己始終都處在沉痛地懺悔和自責中,每次的詢問都像鞭子一樣抽打著他的靈魂。
  “我每天靠什麼支撐?我曾是共產黨員,作為反面教育,我要支撐好。”在這個時候才想起曾經的黨員身份,悔之雖晚,卻值得深省!
  思考二:如何看待黨的紀律
  ——“我如果按照黨的紀律嚴格要求,也不會犯法。”
  起訴書列舉的一件件事實,連劉鐵男自己都感到觸目驚心——
  2002年至2012年間,劉鐵男利用職務便利,為他人在項目審批、設立汽車4S店等方面謀取利益,單獨或與其子劉德成共同非法收受財物共計價值人民幣3558萬餘元。
  劉鐵男說,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沒認清是在違法還是在違紀,“我如果按照黨的紀律嚴格要求,也不會犯法。”
  人之將判,其言也誠。劉鐵男如果早一點認識到這些,不至於走到今天這一步。
  國有國法,黨有黨紀,沒有規矩不成方圓。黨員幹部除了遵守法律之外,還必須遵守黨的紀律。黨紀嚴於國法。黨員幹部違法犯罪,必定先違反了黨的紀律。幹部出問題,都是因為對紀律的突破。因此,可以說,黨的紀律看似約束,實際上是對黨員的最大保護。
  “我對違法違紀存在僥幸或者明知故犯,明知違紀還要去乾就意味著違法。”最初,劉鐵男還是保持著一定的警醒,但是,隨著時間的推移,僥幸心理逐漸占據了上風。
  2005年,劉鐵男發現劉德成開上了一輛價值30多萬元的尼桑天籟轎車,就警覺地問:“車哪兒來的?”那時劉德成剛回國,正跟其他人合伙辦企業,回答道,是寧波中金石化董事長孫永根以其助理小王的名義買的。
  “我以為就是開公司嘛,是企業用車,但我還是跟劉德成說趕快退回去。”劉鐵男說,“但是後來公司不幹了。車還沒送走,我想名字也不是他的,就沒有深究。”
  正是對孩子的溺愛和僥幸心理,使劉鐵男在違紀違法的道路上越走越遠。
  網友“厄爾沃倫”說,人是複雜而多元的,可能被成就、職位、欲望暫時搞昏了頭,但唯有一點,黨紀國法的紅線不能越!
  王岐山同志強調,要全面加強黨的紀律建設,嚴格執行黨的政治紀律、組織紀律、工作紀律、財經紀律和生活紀律等各項紀律。各級紀委要鐵面執紀,堅決查處違反黨紀的行為,確保紀律剛性約束。
  木受繩則直,金就礪則利。加強紀律性,革命無不勝。無論是誰,無論職務有多高,只要違反了黨紀國法,都要受到嚴肅追究和嚴厲懲處。劉鐵男的懺悔,再次為廣大黨員幹部敲響了警鐘!
  思考三:如何看待貪腐危害
  ——“與家庭相比,給組織造成的傷害是更大的。”
  “無顏到九泉去見老父親,也對不起病重在床的老母親,對不起長期支持我工作的妻子……把孩子也毀了……”在曆數因貪腐對家庭造成的傷害後,劉鐵男說,“給組織造成的傷害是更大的”。
  傷害的確更大!
  習近平總書記曾語重心長地說,我們國家培養一個領導幹部比培養一個飛行員的花費要多得多,而更多的還是我們傾註的精神和精力。可見培養一個領導幹部多麼不容易,這其中不僅要算經濟賬,還要算政治賬、民意賬。
  王岐山同志直言,查處黨員領導幹部違紀違法,對黨組織的傷害遠大於其個人付出的代價。
  劉鐵男講,自己是“從一個鋼鐵工人一步步走上領導崗位”。哪一步的歷練,不需要社會成本?哪一個平臺,不需要組織搭建?這些都不是玩虛擬游戲,而是真金白銀,是實實在在的人力物力付出。然而,一旦誤入歧途、滑向貪腐,組織之前所有的培養成本皆付之東流。
  刨去培養成本,還有對我們黨的事業的嚴重傷害。劉鐵男說:“我是搞經濟的……原本我可以用組織的培養發揮正能量的,但我損失了戰鬥力……”能走上省部級的高位,如果不被蛀蝕,都是國家的棟梁。要不是利令智昏、大肆斂財,劉鐵男原本可以在國家能源局局長的崗位上作出更多的貢獻。
  對黨的事業的危害,不僅在於經濟上,更在於政治上、民意上。人民群眾對黨的真心擁護是最重要的執政資源,群眾又是從每一位黨員、幹部那裡來認識我們黨的。
  “我的形象已經不是個人,代表共產黨員……”這一點,曾多次獲得過優秀共產黨員稱號的劉鐵男深有體會。然而,一旦貪腐則千夫所指,挨罵的不只是貪官個人,群眾會說“瞧那個共產黨的幹部”。如此,黨和群眾的血肉聯繫就會疏離,群眾對黨的支持和信任就會降低。網友“寄瓶堂”就說,“蛀蟲不除,國家基石就會被掏空”,而網友“philla2013”則認為,“嚴懲貪腐官員,才能重建政府公信”。
  “通過我犯罪事實來教育更多的同志們別走這條路。有的同志要懸崖勒馬,有的同志要引以為戒……”所有的榮耀和光環已經褪去,劉鐵男的懺悔不乏真誠。
  然而,人生沒有彩排,遲到的懺悔換不來“假若時光倒流,我就兩袖清風”。廣大黨員幹部當思之、鑒之,須臾不能忘記黨員身份,克己奉公,忠於職守,不負組織培養,不負人民期望。(記者 張勝軍 王新民 徐懷順)  (原標題:劉鐵男受賄案警示:須臾不能忘記黨員身份)
創作者介紹

陳柏宇

nv58nvysj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